二啊

穿霸图队服带孩子真带感…

【喻魏abo】(2

    “你的时间恐怕不多了吧。”

    喻文州忽然想起离开兴欣前叶修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也清楚自己的情况,想尽快把事情搞定,可是魏琛那里……却又不敢操之过急。

    在走向魏琛住所的路上,他又点了点给魏琛买的生活用品。这次走得急,魏琛完全是从被窝里拽出来的,什么也没带走。

    牙刷、牙膏、毛巾、衣服……挺齐的,怎么感觉少了一样东西。

    “队长好。”“嗯。景熙你这是干什么?”“哦,我这里的抑制剂有些不够,准备再去领点。”喻文州脸色变了变,该死,他怎么忘记今天是魏琛发情期!

    “记得顺便多领点o的抑制剂。”将东西全部扔给徐景熙后他变奔向宿舍。

    魏琛的能力总让人觉得他是个b甚至是a。蓝雨里也没几个人知道魏琛的真实性别。有时他也会想,这样的人,怎么会是o呢。

    “噢,你来了啊。”魏琛抬眼,算是打了声招呼,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房间却被弄得全是烟味。

    喻文州小心地关上门,“队长,我记得今天是你发情期。”

    “我也记得啊。不过这玩意儿就跟女人的大姨妈一样,没那么准。”说话间魏琛已经抽完一根,又准备再点一根,却没烟了。“小徐那儿抑制剂够吗?”“……够,他刚才去领了。”“多领点,这次……不好过。”

    魏琛年龄已经不小了,在他们这一行中甚至是早该退休了的那种,却一直没被标记,发情期也就来得一次比一次凶猛。有时他也会感叹,自己都这么老了,按理说应该不会有那么大反应才对啊。

    “队长,这些年过得还好吗?”喻文州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还好啊,接了一些小任务,没怎么闲着。”“只是一个人?”“啊……”魏琛呆了一会儿,“嗯。”其实他想过找个伴儿,可惜一直没什么人能欣赏他身为成熟男性的魅力……魏琛突然想起了陈果,那个女人也不错。“你呢?听说那一直单身。我看少天就还可以,你们俩挺登对的。”“少天喜欢沐橙。”喻文州眼神黯淡下来。魏琛还以为他是因为黄少天喜欢的人不是他所以心情低落。

    于是魏琛站起来走到喻文州旁边,在他疑惑的眼神中怕怕他的肩,“不用伤心,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对吧,我的弟子还愁找不着伴儿?其实微草的那王杰希还不错,听说他好像是o……你看他把微草打理得那么好说明持家对不对?……”“……”

微草

持家的杰西卡在和队员做训练。

“队长!队长…那个、这个…”柳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感觉像是随时都会一口气没提上来噎死过去。

“别急,你慢慢说。”持家的杰西卡展现出了他一家之母的风范。

“队长,魏琛去蓝雨了…”“什么!”一家之母拍案而起。

兴欣

孙哲平疑惑地看了看手中被揉成一团的红色细绳,又看了看点心,点心但笑不语,指指他包里的红头绳。孙哲平幡然醒悟,了然地点头。

叶修立在魏琛床头,从床头柜里翻出几个瓶子递给旁边的陈果,“寄给老魏。”陈果接过东西,左右看看,脸色忽变,“混账!这东西能乱用吗!”“那得看老魏自己的选择。”叶修悠悠地点上一根烟。

    “等等,这么说魏琛是一个o?”


    “别让我闲着,还是帮我接几个任务吧。”魏琛又坐到了喻文州对面的沙发上。虽然他觉得自己这么一个老家伙皮不细肉不嫩的,对a没甚吸引力,可他还没闲到去招惹一个a,还是处于易感中的a。“退下来前还是想为国家做些事。”“你要退了?”喻文州大惊。“是啊,现在是你们的天下了,我的一些老伙计都已经转业,过不了多久,我应该也会被安排转业。”干他们这行的,完全是以透支生命的方式完成任务。职业寿命本就不长。

    两人皆沉默。

    喻文州率先开口,“队长,我……”“去吧,帮我带点烟。”“……好。”

    关上门的刹那,凶猛而强烈的信息素喷薄而出,不肖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走廊。喻文州背靠房门,双手紧握成拳,额间青筋暴起。早在进去看见魏琛时他就感觉到不对劲,魏琛拍他肩时,他闻到了泄露出来的o的信息素,“队长…还真是乱来啊。”

    屋内,魏琛虚脱地倒在沙发里,房间的烟味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他的信息素终于也不受控制地涌出,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这种情况下,某一种气味就尤为明显。魏琛抬头看向对面的沙发——那里,喻文州坐过的地方还残留着a的信息素,刺激得他大脑一片混沌,不由自主地、以近乎爬的方式拖着身体来到沙发下,然后慢慢地翻上去,蜷缩在里面,安心地闭上眼,沉浸在这股信息素当中,身体却因压抑而颤抖着,裤子已被打湿,臀间还在不停地溢出淫液。他的情况……远比喻文州想象的严重。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鼻尖全是他的队长的味道。从门缝里溢出的信息素越来越多,紧紧扣住他,像是挽留,又像是邀请.


    “小别前辈小别前辈,你一定要等我哟,等我长大了就来娶你……哎?”卢瀚文惆怅地看着手机,他好不容易才弄到小别前辈的电话哎,怎么他话没说完就被前辈挂了呢,而且他是认真的哟,长大了一定会娶前辈的,嗯!正当小卢握拳励志时,突然感知到什么,望向一个方向,疑惑地歪头,“那是?队长?”


【喻魏abo】凑数用的标题(1

    眼前这人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若不是没有椅背,令人怀疑他会不会直接瘫软在椅子里。

    喻文州心里摇摇头,视线微挪,却没有看到那个人。

    "我的…老师呢?”

    “哈啊……老魏啊,他应该在睡觉吧。”叶修换个姿势继续坐着,依旧是那副懒散样。“倒是你…蓝雨队长好兴致,都有空来兴欣了。”

    一份合同摆在了叶修眼底下,“毕竟他是我老师,也是蓝雨的前任队长,待在兴欣始终不太合适。况且,兴欣那么多A。”喻文州终于说出了此行的主要目的。他这趟来…本就是为了带走魏琛,然而魏琛这时候却不在,多少让他有点失望。

    叶修略瞟了一眼合同,笑道:“不愧是蓝雨的现、任、队、长,还真是大手笔啊。不过,你也是A吧?”

    现在整个接待室全是俩A的味道,连茶香都被掩盖了。叶修也明白喻文州放出信息素有试探的意思,自己大可不必较劲。可是…既然已经放出了信息素…他也不想输啊。

    陈果站在叶修身后不明所以,但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一个B当然不知道A的暗中较劲。对她来说,无论是多么强大的A,多么霸道的信息素…都感受不到。

    “呃,茶凉了,我再去添点。”“嗯,去吧。”那你倒是放手啊!”

    看着被自己紧握住的手,叶修并没有放开的意思,“都有茧子了,这么难看,你以为我想握啊…”

    见有外人在陈果也不好发作,气愤地甩开叶修那比女人还要好看的手,大步离去。

    “小心点,别烫着了。” 淡淡的语气飘进耳朵里,已经到门口的身影顿了顿,然后步子迈得更急了…

       魏琛叼着烟,心情颇为复杂地跟在喻文州身后。

     之前叶修说什么蓝雨和兴欣有个交流会,让他来蓝雨小住一段时间,TM又没说住多久!他自己怎么不去!还有临走前来做客的孙大土豪掏出一个红头绳作为临别之礼,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孙土豪特别大气地说:“没事,你放心,我这里还有很多这样的。”

  多个P咧,他又不是张佳乐那个纯O!

  烟已燃尽,不知不觉就到了蓝雨,喻文州早被甩了一段路,见他在想事便一直保持这个距离。

  既已到门口,就该推门进去了,然而他却突然生出一股害怕的情绪,竟是一步也不敢再往前走,刚转过身便是喻文州笑吟吟地走过来,他只好转回去,默默地又点了根烟,任由人立在旁边等着。他魏琛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做事虽然不是斩钉截铁,却也绝对不会拖泥带水,如今却不敢进去,这时他才明白某诗上说的“近乡情更怯”是个什么感觉。

  烟雾一点点将他包围,同时也掩盖了一丝极淡的O的气味。 喻文州皱眉,魏琛虽然是O,身上的信息素较之一般的O要淡得多,若不是他对魏琛的气味深入骨髓,也不会闻到,即便如此,也只能闻到一小缕,如今却被这厚重的烟味掩盖……他已经太久太久没闻到那样熟悉的气味了啊。

       魏琛突然转过头,把烟缓缓喷在他脸上,然后泯灭了烟头,“走吧。”“嗯。”

    蓝雨变化很大,魏琛想,这些年他也回来看过蓝雨几次,不过每次都只是躲在暗处,远远地望上一眼,然后他便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训练场的路了。蓝雨的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见魏琛走到一片空地,然后愣在那儿,喻文州也是一怔。

    这里是以前的训练场。

    他走过去牵住魏琛,“我带你去。” 魏琛摇摇头,挣掉他的手,“蓝雨还是蓝雨。”

     其实魏琛有很多种方法,若是他想,找到蓝雨现在的训练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当然最简单的办法是让喻文州带自己去。

    而喻文州就这么跟着他的直觉七拐八拐来到训练场门外。

    站在训练场外,魏琛甚至能听到里面的枪声,跑步时整齐划一的步伐,器械之间的碰撞…以及人们的嬉闹声。喻文州在他后面小声鼓励,他的手也已放在了门把上。

    “魏老大!你一直在外面不进来要把我急死啊啊啊啊啊小卢小卢你看你看我就说吧队长一定能把魏老大带回来的哼你们几个居然还不信不过不愧是队长就是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对了,队长叶不羞他没有为难你吧……”

    黄少天在两人面前喋喋不休,刚才还冲出来抱住魏琛,这会儿已经窜到喻文州旁边了。

    对上魏琛的目光喻文州微微一笑。

   “队长,欢迎回家。”

    “蓝雨,还是蓝雨。”

我给我的喜儿扎上二尺红头绳~